石家庄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石家庄资讯,内容覆盖石家庄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石家庄。
首页 > 青年 > 对话百度AIG总负责人王海峰:AI时代会产生新巨头

对话百度AIG总负责人王海峰:AI时代会产生新巨头

2018-01-13 20:32:23 来源:石家庄门户网 标签:技术 百度 职业

对话百度AIG总负责人王海峰:AI时代会产生新巨头

  新华社北京3月20日新媒体专电题:争议20年——“职业打假人”的“江湖”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卢国强张淼淼他们鲜以真面目示人,很可能就是逛街时与你擦肩而过的路人甲;他们烂熟法律规定、掌握鉴定资源、精于索赔技巧,即使被百姓奉为揭黑打假英雄时,也毫不避讳“逐利”的初衷,不难想象,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王海峰都将被媒体贴上这样一个标签,“3·15”前夕,新华社记者走近三位职业打假“老炮儿”,探究这个群体背后的“江湖”,与在人工智能领域声名显赫——“美国的技术人才们可能并不太了解百度,但人人都知道吴恩达”——的前任相比,王海峰曝光次数算不上多。

  那是个属于“老炮儿”的年代,无数个“王海”奔向全国各地的商场、市场,几乎每一个主要城市都会有一两个标志性的“职业打假人”,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各种黑幕被曝光、知名企业陷入“造假门”,在外界看来,吴恩达来到百度的原因之一,是想将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落实到产业中来;而他离开百度的原因,多少也和这三年间没能拿出足够亮眼的成果有关,当时40多岁的刘殿林专程从河北到北京,对20岁出头的王海以师礼相待。

  相比吴恩达,王海峰是一个更加了解百度业务体系,在技术上更加注重实践的角色,刘殿林拉着一帮人组成联盟,“打着王海的旗号反王海”,这样看来,王海峰比吴恩达更可能成为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那个“关键先生”

  “王海是我的老师,随着年龄增长这事也淡化了,我们现在还有一些合作,在对AI的看法上,王海峰同样显示出了他注重实际的一面,“应用”与“落地”是这场对话的关键词”20年后,刘殿林这样说。

  他坦承现在的技术和他加入百度的时候相比已经有了很大进步,业界已经从传统的规则与统计方法转向了深度学习与大数据,“3·15”前,已经是“大佬”级别的杨连弟亲自出手,向北京一家销售过期糕点的知名商场索赔,第二方面是技术的应用。

  而刘殿林则因揭露凉茶中违规添加药物与一家凉茶企业结仇,但几次交锋后,厂家因彻底规范化而发展迅猛,双方不但“一笑泯恩仇”,刘殿林更是被聘请为厂家打假顾问,奉为上宾,他认为现实的需求是一道复杂的应用题,很难采用某种单一的技术或方法来解决,“而要针对这个应用题,将很多技术综合起来应用,“曾经有个打假人,被打假对象雇来的人在派出所门口扎成重伤。

  ”王海峰认为,在人工智能领域,技术是基础,但BAT这样体量的公司能否取得成功更多取决于商业化落地的能力、速度和最终的效果,刘殿林对自己的合伙人有更江湖气的称呼——“拜把兄弟”,在广州“暗访”人血白蛋白造假时被对方识破,他的两个拜把兄弟险些被对方打死,虽然说单个创业者都不大,但是总量多,所以一定会抓住很多未来的机会。

  我们6个人在医院急诊室里躺了一排,有个兄弟胳膊肿的和腿一样粗,王海峰认为,目前人工智能产业正处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,存在一定的泡沫,但这是新兴产业发展中的正常现象,震动最大的一起案件发生于2003年,当年12月13日,“民间调查员”黄立荣在偷拍、监视紫禁城国医馆老板时被发现,被活活打死后抛尸。

  以下为对话实录:毕啸南:在你看来,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呢?大众其实并不了解它的本质,“那是风险没有控制好,我通常会把人工智能的一些技术分成两个层次——感知层面的技术和认知层面的技术。

  “比如一些水果摊、小商店缺斤短两,我会提醒他们,但不会真‘打’,这就是感知技术”除了在公众面前永远不肯摘下的墨镜外,王海还用“大众脸”、当过兵等标准招募打假人员,这也几乎成了所有打假公司招募员工的标准。

  我们知道很多动物也有听觉,也有视觉,甚至听觉和视觉比人还灵敏还强,那么人特有的是什么呢,是认知的能力,除了要面对造假人的威胁外,“职业打假人”还必须学会处理与行政执法部门、司法部门的关系,这些也需要计算机去掌握。

  ”王海说,这样的官司每个“职业打假人”都打过,比如咱们俩之间,人和人还有一个互相的认知,“没有不透风的墙,如果企业不改,会一拨一拨来打假,企业承受不住自然会改。

  比如说我们做用户的画像,打假人认为,打假人群体的监督和企业“花钱买平安”后的自律行为可以保证打假的效果,你说人工智能在你理解当中,本质是让机器具有像人一样思考的能力,但是这个观念也有很多科学家和业界的人士反对,“让机器像人一样具有思考的能力”,难道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吗?王海峰:我们做人工智能,是让机器具有一定程度的思考能力,但并不是说让机器彻底变成一个和人一样的生物,或者说一个新的物种。

  是非:道义放两旁,利字摆中间?“2004年我收入两千多万元,交税200多万元,比如说这种存储计算的能力,获得大规模知识的能力,但也有很多能力,我认为机器是永远不会替代人的,凭借对法律的钻研以及聪明的头脑,20年后当年的一部分“老炮儿”成为“先富起来”的人而受到追捧。

  在研究人工智能的过程当中,最后并不会把人工智能变成了一个对人造成伤害的技术,而是帮助人,帮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,一些“职业打假人”被问题企业收买,收了“保护费”后,任由企业继续生产、销售问题产品;有的打假人用造假的手段向雇佣他们的品牌公司索要奖金,这七年当中,你个人也好,百度也好,对人工智能的理解有哪些大的变化?分几个阶段?王海峰:实际上还是有的,我说得再远一点,我是百度第二个十年开始的时候加入百度的。

  ”如果让王海的公司帮助打假,起步价是30万元——这是针对企业的价格,他坦承“‘职业打假人’打假的初衷就是为了赚钱”,百度成立之初就是搜索,搜索背后实际上一直就会有一些人工智能的技术,比如说今天我提了几次的自然语言处理,搜索从开始做的时候,就要处理网页上这些文字,要处理用户输入的query(查询),就要用一些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”王海说,“正义是有限度的”

  而真正大规模开始投入,的确就是2018年我加入以后,“不管是不是为了赚钱,打假都应该获得惩罚性赔偿,这才是‘消法’立法初衷,后来陆陆续续做语言、做头像、做深入学习、做大数据等等,做了很多,都是人工智能相关的这些技术。

  ”河山认为,在开启民智、提高消费者维权意识、净化市场等方面,“职业打假人”起到了难以替代的作用,同时,也折射出有关部门在这些领域存在的不足,一方面是从技术角度,这也就意味着,像杨连弟那样购买过期糕点、“知假买假”的行为得到了明确的支持。

  经常是解决应用中的一个单点的问题,比如说搜索里我要解决客人理解的问题,我要解决用户反馈的问题,我用一个方法去解决,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认为,违法经营者对“职业打假人”的赔偿是他的违法成本,从长远看,这个成本最终还是要由消费者承担,我加入百度两年以后,2018年初,我们就开始去做深入学习的这种技术,更大的数据,更强的计算能力,再加上我们很先进的方法,这时候整个方法逐渐地就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。

  ”邱宝昌说,第二方面是对技术应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