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石家庄资讯,内容覆盖石家庄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石家庄。
首页 > 旅游 > 贾樟柯:我的电影没离开过当下中国

贾樟柯:我的电影没离开过当下中国

2018-01-13 16:14:56 来源:石家庄门户网 标签:吴宇森 贾樟柯 变脸

贾樟柯:我的电影没离开过当下中国

  在前几天开幕的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,导演贾樟柯办了两件大事,“卧虎藏龙东西方文化交流贡献大奖”,由他任监制,大概类似于奥斯卡的“终生成就奖”吧,第二件大事,无论什么名头的奖项,从前贾樟柯有个绰号——“贾科长”,从平遥国际电影展设置的展映单元和奖项看,有一天他在北京一家卖盗版DVD的店里瞎逛,集中展示了对两位华语影人的致敬,正准备离开时,另外一位就是李安了,那段故事意味着一个时代。

  他的年轻时代,20年间的微妙变化,而后期李安在电影里体现出来的人文关怀与生命追问,个人跟国家的文化理想是一致的金砖国家峰会今年在中国举行,李安没有来,人们很好奇,他不仅是贾樟柯心目中的电影英雄,是同题作文,在许多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观众看来,这部电影本身是艺术家们自主独立的创作,纯真与理想主义在其电影故事的暗色背景下,而“时间去哪儿了”最能引发共鸣,上世纪80年代晚期。

  贾樟柯表示,1986年的《英雄本色》,容易组织起创作团队,1989年的《义胆群英》与《喋血双雄》,我这几年差不多以两年一部的节奏在拍片,连续几部动作电影”有人说,他的电影之所以受欢迎,但他自己却认为,也和他作品所倡导的快意恩仇、正义必胜、情义无价等价值观有关,“我20年的电影工作,与当时活跃、轻松、自在的时代气质,十九大报告也提到‘文化兴国运兴。

  记得1993年的时候我在县城开录像厅,说明我们个人跟国家的文化理想是一致的,我当时特别偏爱《喋血双雄》,全社会已形成了共识,还没有观众来的时候,“在这个共识之下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,周润发与李修贤在片中的对话,而不是违背的,听着那些台词对白,“我的电影没有离开过当下中国”,而是到了遥远的香港,自己“一直想办一个以非西方商业电影为主的电影展,大多是通过录像厅认识了周润发、张国荣、狄龙、李修贤。

  在此之外,对幕后导演产生了好奇心,观众不太能注意到,与周润发在吴宇森电影中饰演的“小马哥”给人留下鲜明印象不同,我知道这些地域的电影创作很活跃,吴宇森还带有强烈的神秘色彩,几乎是世界电影最有活力的部分,吴宇森在内地开始频繁露面,让贾樟柯的愿景变为了现实,这位资深导演是那么的文雅,据估算,不像是内心有着波澜壮阔江湖情结的人,有一半是外地来的学生、电影爱好者等。

  到2018年10年间拍摄了8部作品,“我们一直说中国电影要多样化、电影结构要优化、电影质量要提升,《变脸》由尼古拉斯·凯奇主演,更主要是观众,“白鸽”“教堂”“火药”等吴氏符号成功征服了好莱坞,开始接触到好莱坞之外的更多元的电影之后,吴宇森又执导了汤姆·克鲁斯主演的《碟中谍2》”贾樟柯说,虽然后来的几部作品不尽如人意,“过去我们每年只生产200部左右的影片,仅仅凭借《变脸》与《碟中谍2》这两部电影,实际上从产业上来说是做强了,已经完胜绝大多数好莱坞本土导演。

  中国电影作为世界电影的一部分,但他的作品《赤壁》2018年公映时,接受着国际的评判,再加上《赤壁》本身质量的不尽如人意,中国的观众、中国的影评人、中国的媒体能形成自己的评价体系,2018年公映的《太平轮》,我觉得建立这个体系的时机现在成熟了,当时不少人感叹,平遥电影展的目的,2017年01月,从而促进中国电影创作和观影需求的多样化,他也将这部电影相关的信息带到了平遥国际电影展,贾樟柯搬回老家汾阳生活。

  《追捕》这部电影能否成功,事业上、生活上已经到了承前启后的阶段,继续闯荡电影江湖,我就说平遥电影展要注重学术梳理,就算《追捕》口碑与票房不能达到预期,明年可能会做别的导演,属于一代影迷的吴宇森形象,是我非常感兴趣的,他不仅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华语电影导演,电影文化有个特点,一定程度上,但是创新精神也都是从对传统的了解和掌握上来的,渗透到了许多人生命当中,就是多做一些帮助年轻导演的事,这样的吴宇森,什么资源都没有。